喜乐彩平台|喜乐彩平台|
付国豪接受央视专访:曾留下遗言 在担架上依然喊出“我爱香港”

??????[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]??????2019-08-19 07:18:11

8月13日晚,《环球时报》旗下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国际机场被乱港分子非法禁锢、围殴,牵动着很多人的心。8月15日,《面对面》栏目记者在深圳的一家医院,独家专访了付国豪。

机场经历“像是做梦” 伤痕是亲自采访的证明 “肯定不会影响我”

在8月15日的采访中,付国豪向记者展示了自己脸部及身上的伤情。检查结果可能?#26143;?#24494;脑震荡,但还好没有致命伤。头部有挫伤,瘀伤,手上的捆绑痕迹非常明显。至于心理状况,付国豪?#25285;?#33258;己当时是被吓到了,现在就好像做?#25105;?#26679;,觉得他们那?#20013;?#20026;很可笑。付国豪希望脱下病号服,穿着自己的?#36335;?#25509;受采访。

记者:“你现在满脸?#38469;?#30208;青,你28岁还年轻,担不担心这些淤青会留疤,?#38498;?#20250;影响自己?”

付国豪:“我不担心,这次殴打造成的伤害肯定不会影响我,这是我亲自在香港机场采访的一个证明。虽然被打这事平时说起来可能挺丢人的,但是能亲历这样一个?#24405;?#23545;?#20381;?#35828;还是蛮特殊的,没有什么羞耻的。”

赴港报道一周 两?#38395;?#21040;爆款视频 出事前?#35328;?#23186;体露面

付国豪,28岁,《环球时报》旗下环球网新闻中心港澳台频道主编,加入环球网?#31456;?#19968;年。8月6日,付国豪受《环球时报》及环球网委派,赴香港前方参加报道。在香港采访的时间内,付国豪真正感觉到,记者是“一种很让人着魔的职业”。

在香港机场,付国豪拍到了一位梁姓的蓝衣市民,他在现场被极端分子打了一拳,后来在保安的护送下撤离。撤离的时候,他?#25285;?#26497;端分子是“香港的耻辱”。付国豪记录了这些画面,他?#25285;?#25293;到这一现场让他感到了“前所未有的成就感”。

8月12日,香港反对派号称要在香港机场搞一个“百万人接机?#34987;?#21160;。付国豪作为特派记者在香港国际机场?#36164;兀?#25293;摄到极端分子屡次刁难,围?#20081;晃?#26469;自澳大利亚的外国人的情况。这位澳大利亚人士表示:“香港属于中国,这是世界公认的!”

付国豪:“通过那个报道我在很多媒体镜?#20998;新?#33080;了,已经被一些人拍下来了。当时我穿便衣可能被认为是游客。8月13日我已经不太适?#26174;?#21435;机场了。因为在前方的人一直都在担心自己的长相或者姓名被暴露出去,被黑衣暴徒知道会比较危险。”

记者:“从你的理解来看记者存在不存在什么潜伏或者暴露,这种?#35270;?#22312;记者身上合适不合适?”

付国豪:“按照正常的社会情况,我们应该正大光明去采访,亮明自己的身份,我就是内地来的记者。但现在香港的情况,很多游客或者工作人员都会被骚扰。而且,极端分子对内地记者以及对内地友好的一些香港媒体有偏见。他们认为内地来的记者肯定立场跟他们不一样,就会有敌意,就会追打围攻。”

记者:“你心里面已经有评估了,你已经处在并不安全的情境下了,为什么还要去?”

付国豪:“之前有很多示威游行活动也都危险,我们也一定要去的,不会因为前方危险自己就不去。”

拍摄时引起暴徒注意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

8月13日,在付国豪到达之前,香港机场已经有一起暴力?#24405;?#21457;生。在机场,非法集会的部分激进暴力分子非法禁锢了到机场送人的深圳居民徐?#24120;?#29992;索带将他绑上,并虐打致其昏迷。在?#28982;?#20154;员到场后,?#32844;?#33324;阻挠救助。最后在警方的协助下,用时将近4个小时才将徐?#36784;?#25937;。其间,他们还围殴了一名警?#20445;蓝?#20854;警棍。晚上11点半,付国豪到达香港国际机场。付国豪先是在机场外围拍摄,这时机场内的骚动促使他也往门里冲。他穿着有记者标识的马甲,举着手机穿过人群。

付国豪:“我先进到他们中间随便拍了拍,没有引起注意,然后就穿过去了,这时他们的注意力还都在外面的警察。我穿过去看一下旅客情况,旅客都在候机大厅内部围观,黑衣人打闹还没有停止。旅客没有大碍,警察那边还在抓捕,情况很激烈,我还?#27809;?#21435;看看,这就意味着我还得穿过他们。我先到了一扇门?#29301;?#36825;个门已经被黑衣人用很多机场的设施给破坏了,然后堵住了。我出不去只能退回来,在候机厅一边拍摄一边找其他的出口,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人发现了。有一个人忽然指着我用粤语说‘你哪来的?’他表情凶恶,眼神凌厉。然后围上来一堆人,至少几十个人都在逼问我,态度很不友好。他们把我围住了,想搜我的东西。我感到不对劲儿,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。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人在直播,我就用英语小声跟一些不穿黑?#36335;?#30340;、?#20260;?#26159;香港媒体的记者说‘请帮帮我’,这期间暴徒一直用拳头打我的头。”

付国豪一边辩解,一边试图逃脱,但马上被拉了回来。四五个人合力把付国豪的背包抢走。在付国豪看不见的地方,他的背包被暴徒打开,里面的物品被一?#29615;?#20986;,散落在地上。暴徒们看到了付国豪环球时报同事的名片,还?#24515;?#20214;印有“我爱香港警察”的蓝色?#36335;?

记者:“为什么这件?#36335;?#20250;在你的书包里?”

付国豪:“当天早些时候的采访,一位支持香港警察的民众送给我的纪念品。因为白天都在香港四处采访,也没有时间回?#39057;輳?#21253;里就一直带着那件?#36335;?#25105;就背?#27572;?#21435;了。”

面对非法禁锢、围殴 他大声喊出“我支持香港警察”

暴徒们发现了付国豪同事的名片,他们一阵欢呼,随即推来了一个飞机场的行李?#25285;?#25226;付国豪放在行李车的筐上开?#21450;?#20182;。他们将“我爱香港警察”的?#36335;?#25645;在付国豪的腿上,试图羞辱他。随后暴徒们用索带绑起付国豪的双手、双?#32676;徒?#36381;,将他禁锢在行李车上。这时候,付国豪喊出了那句震撼无数人的话:

“我支持香港警察,你们可?#28304;?#25105;了”。

记者:“为什么这句话能够脱口而出?”

付国豪:“幸好他们没有堵我嘴,我发现有记者来直播,这时候我不能?#20976;?#35805;。因为我看到之前被打的内地游客被带走的时候,有的身上挂着写了侮辱性语句的牌子。如果我这个时候再被他们写上这种东西,我不仅采访失败,我整个人格都不好了。这个时候我不能认输,认怂,躺着任他们打,任他们羞辱,我要趁着他们还没有堵我嘴,把我的立场说出来。”

记者:“但是你说了这个话,可能会受到他们更加严厉攻击?”

付国豪:“我当时做好了受重伤的准?#31119;?#21069;面大哥被打到昏厥,打得很重,打我就会下轻?#33268;穡俊?

曾做最?#33633;?#31639; 通过?#23478;?#31508;留下遗言 但?#23478;?#31508;不知下落

暴徒们把付国豪推到墙边,让付国豪把手放在前面,举着身份证,任他们摆拍。

付国豪:“一开始不想配?#24076;?#20182;们可能觉得这是羞辱我,但我自己不觉得拿着自?#33655;?#20221;证摆拍有什么羞辱。我的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正大光明,?#36335;?#20063;是我自己的,我自己也支持香港警察,拿着摆拍有什么好羞辱的?所?#36816;?#20204;说拍就拍,随便拍吧。这期间我还一直说话,说我的立场。”

真正让付国豪感到羞辱的,是黑衣人对自己的辱骂,往自己脸上泼水,甚至在他被推搡及殴打的时候,试?#21450;?#20182;的裤子。混乱中,暴徒还试?#21152;?#20154;脸识别解锁付国豪的手机,但付国豪护住自己的脸部,倒向身体一侧,暴徒没有得?#36873;?#20182;们?#26377;?#26446;车上把付国豪拽下?#24904;?#22312;地上,开?#21152;?#38632;伞等物袭击,暴力升级。

记者:“那个时候谁能帮你?”

付国豪:“我以为现场的其他媒体记者,有其他媒体记者或许能帮忙呼吁一下制止一下,但我看其他媒体记者也很危险,他们如果站出来反对黑衣人,那就是第二个我,也在?#21592;?#19968;块绑着。”

在被施暴的过程中,28岁的付国豪产生过最坏的预期。

付国豪:“最坏的判断时他们可能会在这打死我,这时候我发现身边有个蓝色的?#23478;?#31508;,我像抓住宝物一样,觉得自己可?#26376;?#19979;点东西。我就说我是付国豪,?#20381;?#33258;天津,我爸我妈对我很好,我现在生活很开心,我?#20381;?#26377;一只小狗蛋,我非常?#19981;?#25105;们家小狗蛋,我很想回去看看。我就在想如果在直播的话,?#33268;?#33021;听到最好;如果直播录不进去,?#23478;?#31508;能留存下来也挺好。当时就害怕万一出人命怎么办,?#38498;?#24819;说就没机会了,我以留遗言的心情录的。”

记者:“但是你也不知道它是谁的。”

付国豪:“我不知道是谁的,可能是示威者的。”

记者:“关键是你也不知道它的下落会是什么?”

付国豪:“它后来被抢走了,有个人?#23186;?#36393;一下,用手抓走了。”

接近昏迷时被救 感?#20581;爸?#20110;结束了”担架上说出“我爱香港”

付国豪被围困时,他的同事就已经报了警,但警察?#21442;?#27861;接近付国豪,直到付国豪被殴打至接近昏迷,警察才有机会?#26041;?#20154;群。

记者:“我们从视频上看到把你往外运送的过程中,一路上还是有人对你拳打脚踢。”

付国豪:“我也感觉到,但是意识不是很清醒,因为全程都在拳打脚踢。”

记者:“那个时候精神状况怎么样?”

付国豪:“有一些安慰,终于结束了。”

在担架上,付国豪用普通话和英语对?#28982;?#20154;员说了谢谢,另外还说了一句“我爱香港”。

记者:“为什么要说这句话?”

付国豪:“我作为记者对内地和香港的局势还是有一定了解的,我不希望看到内地朋友对这些暴徒很生气很不满,让暴徒的暴力举动连累到香港的普通市民。这一周?#23731;?#24456;多香港主流媒体的报纸都发声明呼吁停止暴力行动。我们要鼓励支持香港社会这种理性的反对暴力的声音。如果我被打造成的影响是大家都去恨香港,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,所以我务必要在能说话的时候,把我对香港的?#26143;?#34920;达出来。”

可能会诉诸法律以震慑暴力分子 仍愿意继续做记者

8月14日凌晨,付国豪被送往香港一家医院急救,当天中午从香港出院转到深圳市的一家医院。住院期间,付国豪收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慰问和支持。8月15日,香港机场高管来到深圳的医院看望付国豪,并带来了香港机场管理?#20013;?#25919;总裁?#20013;?#30340;道?#24863;擰?#20449;中写道,“对您前天在香港机场所遭受的极不当的对待,我代表香港机场管理?#30452;?#31034;万分的歉意。?#25991;?#33021;早日康复”。香港机场的代表还送来了付国豪之前被暴徒抢走的大部分个人物品,但钱包中的百元面值现钞已经没有了,只剩下小面值钞?#20445;?#34987;抢走的手机也没有?#19994;健?

记者:“整个?#24405;?#30340;发生发展,你的人权受到了侵犯受到了伤害,可不可?#36816;?#35832;法律?”

付国豪:“我会跟我的家人商量一下,如果有必要的话,还是可以追究。虽然没记住他们?#38469;?#35841;,全是蒙着?#24120;?#20294;这件事情很过分。从平息香港的暴力分子嚣张气焰的角度,我觉得诉诸法律是应该的。要震慑他们一下,不能每次打完人之后,舆论谴责他们也不听,?#30475;?#22842;理,还没有法律来制裁。”

记者:“这一次的经历之后,你还愿意继续做记者吗?”

付国豪:“愿意,我很愿意。”

另据环球网报道,8月17日,付国豪和另一名环球时报记者一同回到北京。

[责编:姚帅]

10号楼

热新闻

我要问

喜乐彩平台
时时彩后一稳定七码 组六中奖多少钱 福彩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竞彩怎么买只赚不赔 大乐透开奖官网 那个自媒体赚钱 大乐透计划软件手机版 排列三计划 京东快报怎么赚钱 后二45注稳定平刷不倍